界定工作交往范围
2020-07-25 22:10
来源:未知
点击数:           

同时,应当进一步加大对权力的公开力度,应当建立更完善的“权力清单”和“利益清单”,把权力的运行放在阳光下,让更多的人可以监督官员,倒逼他们谨言慎行。

对刘铁男绝大部分的受贿指控中,其子刘德成都是主要的参与者。绝大部分的受贿金额均是通过刘德成收受,刘铁男亲自收受的只有104万元。而从时间上推算,在2005年开始收受大额贿赂的时候,刘德成才21岁。

廖少华在庭审陈述时说,自己是“温水煮青蛙”被朋友拉下水的。从收自己最好的朋友陈春章的钱开始,打开了贪欲的大门,走上了腐败的道路。

办案人员接受媒体采访时称,季建业案大部分受贿行为发生在固定的、常年交往的老朋友,很多案件当事人都是季建业交往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朋友,长期相互利用。也就是说,季建业受贿只针对自己结交的“核心圈子”,并非传统式腐败,即来者不拒那种。起诉书中指控的七项事实涉及的行贿人,有五人与季建业都有超过20年的交情,其中有三人曾经是季建业的下属旧部。

刘铁男在最后陈述中说:“虽然老是和那些人反复交代,商场各种腐蚀,他没有经验,加上作为父亲的我的不负责任,悔之已晚。”

从涉及行贿商人数量来看,最多的是贵州省委原常委、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。廖少华被诉先后38次分别收受11人给予的人民币1324万元。

廖少华另外一个“亲密好友”就是贵州丰球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、浙江丰球集团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何智慧。2008年初至2012年6月,廖少华接受何的请托,为其公司提供多种帮助,先后12次接受何给予的人民币共计550万元。

据判决书显示,2000年10月至2010年6月,季建业先后9次收受江苏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所送财物,共计折合人民币241.3万元。朱天晓曾于2013年11月中上旬被有关部门带走调查。此后,朱天晓鲜有在媒体露面。

中央密集“打虎”后,2015年开始进入“老虎”审判密集期,更多落马高官将接受审判。贵州省委原常委、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涉嫌受贿、滥用职权一案,日前被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6年。

记者盘点判决要点发现,季建业本人或者通过其特定关系人,先后21次非法收受徐东明等人给予的财物1132万余元。苏州市锦联经贸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徐东明、江苏吴中集团董事长朱天晓、金螳螂装饰公司负责人朱兴良3人给予的财物约占季建业受贿总额的94.1%。

《法制晚报》记者发现,因受贿罪获刑的官员中,都会“懊悔”:商人朋友圈真是害惨自己。

《法制晚报》记者疏理十八大以来官员落马后的犯罪事实发现,腐败轨迹后面无不闪现着商人的身影。在已经获刑的7人中有6人涉及受贿罪,牵扯到的商人“朋友圈”至少有37人。

专家建议,应进一步厘清权力边界,建构预防机制,净化畸形的官员“朋友圈”。

另外一个典型是贵州省委原常委、遵义市委原书记廖少华。廖少华转战多地任职,湖南籍商人陈春章一直跟随其左右做生意。廖少华为陈的企业多个事项提供帮助和照顾,并先后10次收受陈给予的人民币共计394万元。

在刘铁男案的公开起诉书中,大家看到了刘铁男的商人“朋友圈”,其中不乏前山东首富、山东南山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宋作文,中国铝业股份有限公司党组成员、副总裁罗建川,广州汽车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张房有等“商界大牛”。

其他5人的刑期则从5年至17年不等,其中童名谦5年,李达球15年,季建业15年,廖少华16年,倪发科17年。

除了4月9日获刑的廖少华,其余6人分别为:内蒙古自治区党委原常委、统战部原部长王素毅,湖南省政协原副主席童名谦,广西壮族自治区政协原副主席李达球,国家发改委原副主任、国家能源局原局长刘铁男,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,以及南京市原市长季建业。

据央视新闻频道报道,法庭宣判之后,季建业接受了央视记者采访,讲述自己一步步滑入贪腐泥沼的心路历程。季建业在采访中说,他本来一直想勤勤恳恳、踏踏实实做人,做一个清白的好官,但私念和贪欲成了他失败的根本原因。季建业总结教训说,交朋友一定要慎重,一定要有底线,讲究防线。

倪发科审理查明的受贿数额为1296万余元,其中收受的所谓“雅贿”如玉石、字画为889.22万元。“我不知不觉地收到了一些老板大量的玉石、玉器,犯罪后经鉴定一千多万。法律是无情的,我悔之已晚。”被抓时,倪发科才吃惊猛醒。

上述7人中,除了童名谦系“玩忽职守罪”之外,其他6人获刑的罪名中,均涉及“受贿罪”。其中,倪发科还涉及“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”,廖少华还涉及“滥用职权罪”。

十八大以来落马的省部级及以上高官中,目前已有7人受审获刑。廖少华是十八大后首位被查的由省委常委兼任的地级市委书记,也是贵州落马“首虎”。

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接受法晚记者采访时说,其实不仅仅是省部级贪官存在“朋友圈腐败”问题,一些基层官员也难以摆脱商人“朋友圈”影响。这些官员之所以能利用公权力为商人“朋友圈”输送利益,与当前一些地方对官员的监督缺失密切相关。

其中,首个获刑的是王素毅。2014年7月17日,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王素毅受贿案一审公开宣判,认定王素毅犯受贿罪,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“在交往中失去了底线,不讲原则;失去了界线,不分彼此;失去了防线,不加防范。朋友关系变成了礼尚往来。”庭审时,季建业自我陈述时这样说。

其次是原发改委副主任、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,达到8人。刘铁男被指控于2002-2012年间利用职务便利谋取利益,收受财物共计价值人民币3558万余元。

国家行政学院教授汪玉凯建议,规范官员和商人交友,应该从预防腐败角度出发,还有必要完善交往细则,界定工作交往范围,划定正常交友明确而具体的边界等,防止官商权钱交易。

以收受雅贿著称的安徽省原副省长倪发科,涉及的商人有9人。其中,行贿数量最多的是安徽某公司负责人吉某。2008年春节至2012年11月,倪发科先后11次在合肥市某小区住所、吉某住所等地收受吉某给予的玉石、玉器、黄金工艺品等物品 143件,共计折合人民币730.53万元。

通过梳理判决书,《法制晚报》记者发现,这些落马高官的受贿赃款多集中于少数几个商人身上。

廖少华在庭审陈述时说,自己是“温水煮青蛙”被朋友拉下水的。从收自己最好的朋友陈春章的钱开始,打开了贪欲的大门,走上了腐败的道路。

上述获刑的7名官员中,其中2人被判处无期徒刑。除了王素毅外,另一人是刘铁男。2014年12月10日,河北省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刘铁男以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。

汪玉凯还指出,不少官员出现腐败问题,往往自称是被商人朋友拉下马,归因于“朋友圈”,其实这是一种借口。关键还是官员自己出了问题,自身经不起种种诱惑,没有树立正确的权力观、价值观。

梳理廖少华等落马贪官的堕落轨迹,不难发现其共同点都是被朋友“拉下水”。《法制晚报》记者根据十八大后落马的受审获刑官员起诉书统计发现,6人涉及受贿罪,牵扯到商人至少37人。

Copyright © 2003-2015 All rights reserved.http://www.odplxj.cn山南慰敲健身服务中心 - www.odplxj.cn版权所有